草莓app深夜放飞自我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方丈本来已经放弃治疗了,架不住高志和阿彩劝说,只能点头答应。

宁飞扬上前一步,再次探测了对方的情况,然后开口说道:“高志,阿彩,我想请们两个回避一下,没问题吧?”

高志和阿彩相互对视一眼,没想到他们也要回避,不过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。

宁飞扬涌动元气,不着痕迹地布置了一个阵法,把他们二人单独屏蔽了起来。

“这是……”方丈虽然身患蛊毒,但是意识尚在,还是能够察觉到这些能量的。

“屏蔽罩,也就是说,我们两个现在说的话,外人听不到。”宁飞扬开口说道。

方丈听到屏蔽罩,瞳孔散发出精光,询问道:“的意思是说,布置出来的是阵法?”

“方丈知道阵法?”这一下,轮到宁飞扬好奇了。

“没错,我哪里不知道阵法啊,能够布置出来阵法,说明也是一名修者。”方丈开口说道,“如此说来,我也就不拐外抹角了,我的病,治不好。”

宁飞扬笑着说道:“就因为侵蚀身体的,是蛊毒?”

“这个也知道?”方丈更加惊讶了。

清纯女生何竹君白色诱惑

“我不仅知道中了蛊毒,我还知道蛊毒是噬骨虫,一种专门吞噬修者骨头的毒虫。”宁飞扬笑着说道。

方丈震惊之余,感到毛骨悚然,不由地后退了小半步。

“……到底是谁?到我巫山寺来,到底有何目的?”方丈变得警惕了起来,脸色更是煞白。

“方丈,不要紧张,也不要激动,如果我存心想要害,就不会进来了,更加不会跟说那么多。”宁飞扬解释说道。

方丈这才稍稍松了口气,反问道:“不是来害我的,难道是来帮我的不成?”

“还真让猜对了,我就是过来帮的。”宁飞扬回答道。

方丈更加迟疑了,又一次打量宁飞扬,在脑海中过滤了一遍,发现自己并不认识这个人,甚至都没有见过面。

“肯定想知道,我为什么会帮,对吧?”宁飞扬笑着说道,表现的十分笃定,好像一切尽在掌控之中。

方丈点了点头,好奇地打量着宁飞扬,这个年轻人,城府之深,绝对超出了自己的想象。

宁飞扬看到方丈是个明白人,加上在山脚下的了解,对方应该也是个善良之人,就把家族任务说了一下,说是要到这里剿灭那些为非作歹的修者。

“没想到啊,们居然也知道巫蛊的事情。”方丈叹气道。

“方丈,这件事暂且不提,我有个计划,需要配合一下才行。”宁飞扬开口说道。

“什么计划?”方丈从宁飞扬的话中,以及对方展示出来的实力,更加重视对方的话了。

宁飞扬开口说道:“之所以中毒,并不是外面的人搞的鬼,而是内鬼。”

“是说,我们巫山寺的人,有黑巫修炼者?”方丈眼珠子瞪得老大,根本不相信。

蛊术分为白巫和黑巫。

白巫主要是祈福求雨,占卜算卦,还有一些人从事赶尸一类的职业。

修炼白巫的人,大多数心地善良,不会从事危害别人的事情。

与之相对应的是黑巫,这种巫蛊修者,从事的都是恶毒的事情,他们控制蛊虫进攻残害别人,不顾道德法律,只为达到自己的目的。

巫山寺的人,就是白巫修者,而蛇王那批蛊虫,他们的主人就是黑巫修者,控制他们危害别人。

宁飞扬没有废话,直接把之前看到蛇王的情况,全部描述了起来,并且告诉他,两天之后,那些蛊虫,以及黑巫修炼者,就会发动全面进攻。

“真是太气人了,这帮家伙真是该死,我真想杀了他们,我……咳咳咳咳……”方丈愤愤地说道,但是有心无力啊。

“方丈,我刚才说了,我有个计划,可以揪出来内鬼,让巫山寺平定下来。”宁飞扬开口说道。

“说,我死了可以,但是不能让那些畜生为非作歹。”方丈开口说道。

宁飞扬笑着回应道:“方丈,谁说会死了,我能把治好。”

“什么?能把我治好?”方丈再次被震撼住了。

如果放在之前,宁飞扬说能把方丈治好,方丈肯定不会当回事,只会觉得对方吹牛。

但是现在就不一样了,宁飞扬已经知道他中了蛊毒,甚至准确地叫出了蛊毒的名字,又说能把他给治好,这就值得考量了。

“当然了,事不宜迟,我们赶紧治疗。”宁飞扬补充道,“但是要答应我,治好之后,要按照我的计划行事。”

“行。”方丈答应了下来。

如果宁飞扬真有那个本事,说明在对付黑巫上面,有自己完整的计划,当然可以相信他了。

宁飞扬拿出了招魂幡,运转体内的元气,使劲挥动了起来。

一时间,阴风阵阵,桀桀声响起。

“这是……怎么了?”方丈不明状况。

宁飞扬解释说道:“方丈,我这个治疗的方法十分特殊,中间可能会失去自己的意识,但是放心,绝对不会有事的。”

“那好,我这把老骨头就交给了。”方丈盘腿坐下,闭上了眼睛。

蛊毒可不是那么容易治愈的,尤其是对方中的是噬骨虫,深入骨髓,必须要采取独特的疗法。

宁飞扬也是大胆的尝试,用过招鬼幡,招来难缠的小鬼,让小鬼附着在方丈的体内,把那些虫子弄出来,然后再驱逐小鬼离开。

噬骨虫难缠,小鬼更难缠。

这也算是以毒攻毒了。

宁飞扬身经百战,见多识广,推测出来的东西,甚至比想象的还要好,五分钟的时间,方丈体内的噬骨虫,就全部被挖掘了出来。

他赶紧把小鬼驱逐,然后将招魂幡收了起来。

方丈剧烈咳嗽了两声,终于清醒了,看到地上密密麻麻的虫子,发现身体便好,脸上露出了欣喜。

“没想到啊,还有这种本事,实在是太厉害了。”方丈竖起了大拇指,“感谢救我。”

“方丈不必客气,这些虫子我会弄死的。”宁飞扬再次说道,“不过,方丈也要按照咱们之前的约定,装死两天才行啊。”